当前位置 主页 > www.163004.com >

王岳伦偷腥再添猛料和神秘女子搂腰难怪李湘发飙骂人

2019-05-26 02:42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日前,有媒体曝王岳伦曾与一女子酒店共度三小时,有媒体求证王岳伦本人,对此王岳伦否认称“瞎掰”,并解释说所谓的神秘女子其实是他一个朋友的女友,王岳伦说:“我们一直在餐厅等我朋友,后俩他又让我们去酒店找他,一起去与别的朋友喝酒。”

  事件时间发生在6月底,当时王岳伦被拍到与一神秘女子共进一酒店,晚上十点左右,王岳伦和一名穿着黄裙子的女子从饭店出来,两个人一前一后钻进保姆车,随后保姆车开到饭店附近的一处酒店,两人在酒店呆了三个多小时后才重新回到车上,随后王岳伦去了一个酒吧,女子则回到一个小区。

  按照王岳伦的说法,但是他和该女子去了酒店之后,是等他的一个朋友。但这里其实是有疑点的,首先等那个朋友等了那么久?正常来说,等人加吃饭,很少能有3个小时那么长时间。所以媒体爆料,就算是一场误会也可以理解。

 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,新闻传出后,李湘发了一条微博,微博中写道“朋友的女朋友也不可以坐我的车!滚蛋!”,气愤之情无以言表,并自己评论说“知道什么叫发飙吗”。有粉丝则评论说“这是个什么情况?被盗号了吗?”足见对李湘的反应表示不解,毕竟李湘以往给外界的印象还是比较温柔的。

  同时,微博的配图是李湘和王岳伦朋友的微信聊天,在微信中,李湘大骂对方脏,并怒吼滚蛋,并发了两段语音,相信语气肯定也不好。另外比较有趣的是,这段对话是来自一个微信群,两个人并非好友,应该是王岳伦或两个人都认识的朋友拉了一个群之后退出,只留两个人一起交流。

  面对李湘的大动肝火,王岳伦的朋友还是好声好气的道歉,并解释当时因为自己走不开,才造成自己女友和王岳伦的新闻,并请李湘多谅解。

  李湘微博发出后,网友纷纷表示李湘是张雨绮第二,表现的很霸气!但其实李湘的这种表现是有争议的,她到底是霸气还是霸道?

  平心而论,丈夫有偷腥嫌疑,又被媒体大肆报道,身为公众人物的李湘生气不无道理,毕竟自己颜面无光。但是,既然王岳伦已经解释并辟谣,媒体也已经有了正向的报道,是不是还要反应这样过激?如果她在微博上表示对丈夫的信任和理解,是不是会有更好的效果?很可能李湘和其他艺人不同,没有专门的公关团队来为她提建议,维护她的公众形象,其实发飙这件事本身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其实并不理智。

  另外,既然都已经说清楚是误会了,还对王岳伦的朋友这样大动肝火,也太不礼貌了吧,这不是霸气,根本就是霸道啊!不用说朋友,就算是陌生人需要帮助,坐一下自己的车还不行了?并且也不给丈夫留面子,夫妻之间相处需要的是互相理解和互相尊重,给王岳伦朋友留面子,其实就是给王岳伦面子,虽然网友们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但李湘连头像都不P,王岳伦的朋友圈里,肯定都知道这个人是谁,让他以后在圈子里还怎么混?李湘是典型的只顾自己爽,不在乎其他人的感受。

  虽然事情到了这里似乎告一段落了,没想到10月9日,事情又有反转。有某自媒体爆料称,王岳伦“蜜约”再添实锤,曝出两个人当街搂抱的画面,从照片中,当时从酒店出来,一行多人,站在车旁谈笑有加,显得心情很好。www.wz144.com

  不过另外两张照片似有猫腻,王岳伦和神秘女子并排走在一起,没走几步竟然下意识的用左手楼主了该女子的腰,看样子是扶了她一下,送她上车。“下意识”这三个字看似平常,其实也不平常。

  这至少表明了两个人已经非常亲密了,如果只是普通认识的关系,鉴于男女有别,王岳伦不会做出这样的动作。虽然这个举动无法坐实王岳伦偷腥,但至少两个人的关系是有一些暧昧的。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反倒理解了李湘的发飙,女人都有她的直觉和第六感,更何况,王岳伦的交友圈她不可能一无所知,肯定是感觉到了丈夫和这名女子没那么简单,或知道一些猫腻,才会生这么大的气。要知道李湘做主持这么多年,智商和情商都已经修炼到很高的境界了,如果只是一场误会怎么会发这么大的飙呢?让我们一起等两个人的进一步回应吧!

  终于看到一个娱乐圈里生完孩子正常发福的艺人了……带三个孩子应该也不容易,是自己选择的生活,就好好享受吧!

  上届中共北京市委教育工委书记朱善璐、上届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蔡赴朝、上届中共北京市委统战部部长尤兰田、北京市副市长吉林、北京市公安局局长马振川、原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书记吕锡文、上届中共北京市委秘书长李士祥、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李少军、中共北京市通州区委书记梁伟当选为新一届中共。

  本以为王钧赫之前可以公开讨论这段恋爱,心里已经没什么纠结了。没想到张馨予大婚这天,他还是忍不住发了这条让人浮想联翩的微博。有什么比前女友都嫁人了,自己还留在原地无法释怀更惨的事呢?

  “我就穿了一身锻炼身体的衣服出门,7点5分下楼时,看到那个人(指电焊工)在那里做事。就跟老头子说,这么晚他们还在做事。”一位阿姨说,等她返回时,“家里全部烧得精光了。”